米熯

无主,cp杂
整个就一个字,咸
不嫌弃的话可以称呼为老米
以上

『ABO/贝赛』极乐之宴后续

车有,半强制有,捆绑有
内含私设
生子有,捷德出没请注意
感谢 @津凡zz  @素言 的修改和建议
迟到的后续终于来了
这高三狗请体谅低质量产粮速度

后续点这里

前篇点这里

上将大人,生日快乐。

阿德里星球,骑士上将,编号TC9527,伽罗,愿听差遣。

荧蓝火焰照荣耀,手持双刃战神归。

初次见面,在下伽罗。

我是一个军人,军人的职责是守护。

传说,每一个被称为战神的人,死后都会化作天上的星星,承载着英雄事迹,闪耀于宇宙之间,不知道以后会不会也有一颗属于我的星呢?

—KALO—

关于『极乐之宴』的后续有话问

占tag致歉歉歉歉歉歉歉歉

之前写极乐之宴的时候其实就是想着一篇over的
但是评论里有些小可爱想看后续
哎只怪你们太可爱,拒绝不了←

所以打算问问大家
后续的形式,是喜欢继续以陛下的角度来写
还是赛罗的角度
或者说是普通上帝视角←不是很建议
(因为开车这种梗都是烂大街,普通上帝视角少了一些刺激嘿嘿)
当然有喜欢的梗可以提的,以自己的能力掂量看看能不能写进去
如果提了梗没被写进去的不是我故意不写啊,肯定是我能力不够还需要修炼

望大家一定要留下你们的金句!!!
别0评会伤害我脆弱的小hhhhhhhheart的←

『ABO/贝赛』极乐之宴

车有,强制有,ooc有
全文是围绕陛下个人中心
不喜勿喷
此处艾特基友感谢修改 @素言

点这里

简单来说说这次的见面会

其实吧,因为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见面会
很紧张,很激动
虽然找路都找了几个小时😂
在这里要感谢一哈两个hmp一直陪到起我(此处艾特基友 @素言 )
要不是你们的不离不弃,我还真的有点手足无措
晓得你们脚杆都要走断求了
来来来,比个心❤

进入正题
这次的见面会,怎么说呢
只有一个字,急
因为是第一次参加,所以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还有一些小小的失望
想让欧布跟我一起比个心,他交叉双手作拒绝状😂
当然欧布比我想象中的要壮得多(壮≠肥)
又高又壮,出场的时候差点没被帅晕
用手机自拍的时候,都把手伸到最长了,都照不到欧布的头😂(好吧是我太矮)
还是他弯腰下来才有了那一张自拍

合照的时候,没有抱到欧布
真的是有一点点sad
第一张合影的时候,眼睛还是闭着的😂
要不是后面抢到两张合影券,我会哭的😂
当然后面回答了一个超几把简单的问题
(欧布的爆炎形态是借的哪两个奥特曼的力量)
就得到了一个亲笔签名,简直开心到膨胀
那里的人个个都是真奥迷
大家一起高声喊欧布的时候
真的是贼几把感动啊
甚至还有一个小哥哥画了欧布的画带到现场
真的是大佬,还是上彩的
都是真爱不说了

来说说比较严肃的吃土问题
为了准备这次见面会,我提前两个星期开始搞
买了一套汉元素,头饰,首饰
(不说了,真的是一笔巨款了↑)
还让罗hp给我编了头发,去外面请小姐姐化妆
不得不说,那些塑料玩具是真的贵
要不是为了得到合影券,我是真的不想买😂
一个欧布圆环三百多,东拼西凑才买到
一个欧布软胶两百,我,真的……(呕血)
回到家仔细研究,还好是正品
一点点小小的安慰
这回是真的吃土了😂不开玩笑
一元钱的巨款活动请不要打扰我,谢谢合作

谈谈感受
虽然这次见面会见到了我男神
跟他握手的时候,手掌热乎热乎的
那股神圣感无与伦比
后面还击了掌
但就是一种莫名的disappointment
觉得自己离他们很远,非常远
大概就是一种这样的感觉
我觉得心里藏了个hero的人都懂吧(?)
真的很想努力,靠自己去上海和日本挥霍
去参加无数个大型的周年活动
卧槽,那真几把爽
当然见面会的欧布真的是超级帅气和可爱了
皮套演员特别的敬业,我看到嘴角的缝隙都是大滴大滴的汗在留
在这里鞠个躬感谢你们圆了我们的英雄梦

爱他,爱他们其实藏在心里就好了
不必说出来

个屁

我tm爱死你们了!!❤

计划『顺懂』

一辆假车
人物属于官方
ooc属于我
是给我大共疯的生贺啦! @薄荷帆36
这儿也要祝你生日快乐❤

计划『顺懂』

   索马里海域外,蛟龙突击队的护航任务以及撤侨任务已圆满结束,高效地速率得到了上级的赞赏。同时也对突击队的个人表现各个单独提出来进行褒奖,尤其是对主副狙顾顺李懂两人的默契程度表示了高度认可。

   作为海陆军战队的“尖刀”,这支神秘而又英勇的队伍在这次任务中一战成名,人人都把他们当英雄,也深深地感受到了中国海军的强大,再一次展示了什么是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

   任务是圆满完成了,可是高强度的精神压力与持续的战斗,使蛟龙突击队在这次撤侨中元气大受损伤,除了个别英勇战士长眠于此,生还的队员们也是精神到肉体上的双重疲惫不堪。

   至此,得到了上级的特别批准。特批蛟龙突击队休息三日,好好休整。在这三日里,蛟龙队的日常任务将由其他队伍代替。

   解散后,一行人一哄而散,沉重的心境被释放出来。得到这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众人都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好好利用起来。

   顾顺追上还未走远的李懂,顺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嚼着口香糖,笑意盈盈。

“李懂啊,你这三天打算怎么过?”

“看书,顾顺把你手拿开。”

“哎嘿,军人也是人嘛,也要休息的,这三天哥带你出去浪。”

   搂住李懂的胳膊并没有松开,反之搂得更紧,不停往自己怀里带。

   李懂皱了皱眉,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去哪儿?”

   顾顺神秘一笑,往自己宿舍的方向指了指。

“先去我房间商量商量吧。”

“那,行吧。”

   计划达成一半。

“顾顺你!干什么?!”

   昏暗的宿舍,窗帘被拉得很紧,刺眼的光线一点也透不进房间。

   此时的李懂双手被钳,脸正被迫贴着墙壁。顾顺将大腿伸进对方的两腿之间,身子紧贴着李懂的背。

   何等侵略性的姿势。

   李懂不知道顾顺发什么疯,一进房就把门关上,趁着不备将自己压在墙上,几下被掐住要害动弹不得。

   实是威风的海军却这样被人压墙上欺负,李懂有些恼怒。

“喂!顾顺你听不见我说话吗?”

   顾顺闭上眼歪了歪脖子,轻笑了一下。

“干什么?”凑到李懂的耳边,轻声说道,“给你奖励啊。”

“奖励?”

“之前提醒我的那两枪,打得不错。”

“那又怎样?”

   顾顺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我该怎么奖励你呢?”

   李懂内心对顾顺翻了个白眼,使劲动了动被钳住的手腕,带些埋怨的口气道。

“有你这么奖励人的吗?”

   顾顺笑了一下,顺着就将双手放开,李懂轻柔着被弄得有些疼的手腕,边揉边悄悄向门边移动,手刚搭上门把手准备离开,就被顾顺一把拦住。

   顾顺挑眉,“你跑什么?”

“我……你这人奇奇怪怪的,谁知道你怀不怀好意。”

   顾顺听到这话觉得有些好笑,弯着眸子。

“噗,怎么说咱俩也算是共患难的战友,就这么不信任我?”

“谁跟你共患难了。”

  李懂将脸撇向一边,抱臂道,“还有没有事啊,没事我就先走了。”

“这不想着怎么奖励你吗。”

“不需要。”

“不行这个必须奖励。”

“那你想好没有啊?”

“嗯……想到了!”

   李懂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一脸兴奋的顾顺,没有作过多理会。觉着有些口渴,自顾自地略过顾顺走向床边,拿上柜子旁放的矿泉水喝了起来。

“奖励就是,以身相许。”

“噗——”

   顾顺被喷了一脸水。

“哈哈哈咳咳咳……顾顺你可别咳……”

   不知是被水呛到了还是自己笑着呛到了,李懂的脸咳得通红。

   顾顺一脸平静地用手抹去脸上的水,走向那个笑的不能自已的李懂。

“喂,李懂,我认真的。”

“哈哈哈……你说什么哈哈哈…”

   弯下腰不断逼近着,顾顺摁住李懂的肩膀,趁着其还在笑的空档将对方欺身压在身下,有些不爽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很认真,很认真。”

   这下李懂有些笑不出了,略微尴尬地对上其灼热的视线,被顾顺盯得有些不自在,准备起身道。

“顾,顾顺,真不用你以身相许,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急什么。”

   顾顺用胳膊肘抵住对方,伸手抚了抚李懂的头,注视着对方有些微红的脸颊,不自觉开口道。

“李懂啊,我是真喜欢你。”

“啊?”

   顾顺深吸了一口气。

“我说,我喜欢你。”

   这句话藏了实在太久,还好并没有变质。

   顾顺的心很小,只住得下李懂一个人,他也这么说了。

   李懂瞳孔微缩,有些惊诧地望着对方。本就内敛羞涩的性格,我们的副狙如何受得了这般直白的情话。

   脸被烧得通红,只想赶快离开。

“喂顾顺你糊涂了吧,再胡说些唔?!”

   刚要起身时又被压了回来,嘴唇突然碰到了软软的东西,顾顺就这么压着李懂亲了下去,似乎将一切都置若罔闻,抛之脑后。

   有些疯狂地摁住对方的肩膀,肆意地掠夺着嘴里的氧气。

   顾顺想这么做,也很久了。
 
   唇与唇之间的相互纠缠,摩擦,让李懂的神经有些混乱,爆棚的羞耻感爬满了整个大脑。

   用尽了所有力气,李懂才将顾顺推开。胸膛上下起伏着,嘴唇微微红肿,衣服的领口被扯得也有些凌乱,眼前的景象要有多淫靡就有多淫靡。

  李懂的眼神略微有些迷离,顾顺总觉得那里面有星辰大海,每每看着,放佛都要将自己吸了去。
  
   顾顺咽了一下口水,喉结上下捋动。

   李懂被亲得有些懵,只是使劲推搡着顾顺的胸膛,眼神里有些莫名的怒气。

“你疯了吗顾顺?赶紧起开。”
  
   此时的顾顺哪里还听得了其他话,理智早已被情欲冲刷得一干二净,习惯性地歪了歪脖子,呼出的热气在危险地距离来回盘旋着。

“李懂。”

“?”

“你不喜欢我吗?”

“……”

   李懂倒是有些被问住了,欲开口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怎么不说话?害羞了?”

“谁,谁害羞了。”

“那你回答我啊。”

“我……我不知道。”

   顾顺促狭着眼睛,望着眼前有些别扭的人,伸手捏住对方的下颚正视自己,嘴角一勾。

“那让我来告诉你答案吧。”

“什么唔……”

   顾顺再次俯下身吻了下去,捏住李懂乱动的手腕摁在头的上方,另一只手不停地在对方身上乱摸着。

   脖颈,锁骨,胸膛,腰肢……

“……唔嗯…别…别乱摸……”

   语言有些模糊不清,李懂被吻得七荤八素,身上像是被抽去了力气般使不上半点。

  顾顺顺着脖颈一路亲吻下去,种下颗颗羞人发红的草莓。发觉身下人的挣扎少了些许,抬起头来望着对方,眼神有些深邃不可捉摸,压着嗓子说道。

“说得再多,喜欢你,还是喜欢你。”

“我,我知道了啦……”

“放心交给我吧,宝贝儿。”

  李懂没有回话,他其实早就猜到顾顺的心思,只是这逾越伦理的情感,他自己也有些捉摸不透了。

   或许,自己是喜欢他的吧。

   军人的职责是守护,所以拥有异于常人的忍耐力与坚持力是必要的,但这必须是建立在高强度的训练之上。

   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一名优秀的海军,苦一点,是必须的。所以,军人所受的苦也是常人所不能想象的。

   顾顺的眼神变得有些柔和,他的眼里,似乎也有星辰大海,安然如初。

   人生苦短,但你甜啊。
  
   李懂有些别扭地将头撇向一边,用自己都快听不清的声音说道。

“那……那你轻点……”

  顾顺宠溺一笑,亲了一下李懂的眼角。

“好。”

  计划成功。

南歌子『玄宗玉环』

起兴的一首词,人生第一首实属不易,望不妥之处请海涵。中有些用词借鉴长恨歌,词牌名是随意拿的。
汉皇:唐代诗人喜以汉皇来称唐玄宗
太真:唐玄宗赐给杨玉环的道号
信马:骑着马到处游荡

  

   汉皇抚琴弦,佳人倚怀中。皆道太真羞花容,云鬓花颜倾国城。     马嵬红颜殒,花钿无人收。长生殿里无长生,都门信马何处归?

《伽小计划》连载十七

十七

   灰色的天空下,时间已近傍晚。

   平时清冷的ISS办公室今日显得尤其热闹,丝丝的燥热感让人的心情有些浮躁。

   还好,泽斯喜欢热闹。

“是啊,好久不见。”

   不同于泽斯的是,宅博士脸上并无笑意,嘴角想要上扬却也无能为力。

   无限欢喜,又无限伤怀。

   如果宅博士知道这是此生的最后一次见面,我想他会拥抱一下他的发小吧。

   泽斯一如往常,笑意依旧盎然。

“突然来这么多客人,倒是有些不习惯,怎么不提前打打招呼,我也好准备准备。”

“泽……”

“不过你也是给我够大的惊喜啊,我以为我此生已经见不到你了。”

   泽斯往前走了一步,立即有一把枪堵在自己的胸口上,他望着宅博士,似乎欲言又止。

“发小啊你瘦了,这段时间为了抓我,你辛苦了。”

   这是他第二次喊他发小。

   宅博士摆了摆手让拿着枪的开心退下,丝毫不顾忌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泽斯。

“证据应该都齐了吧?”

  泽斯抬起下巴伽罗那儿偏了偏,深邃的眼神望着对方。此时的伽罗正把玩着手里的录音笔,慢慢踱步到小心身边。

   泽斯低头轻笑了一下。

“真是的,你早知道我的事了吧?”

“对。”

“我想要知道多久。”

“五年前。”

“果然啊。”

   此时的泽斯已经离宅博士很近了,鼻尖也只是相差了几厘米。

   泽斯停止了向前的步伐,缓缓举起胳膊,歪头一笑。

“那便逮捕我吧,发小。”

   宅博士的嘴角有些颤抖,眉头紧蹙着。

   步履匆匆,眼色匆匆。

   瞥过一眼就罢,这沉痛心事。

“五年前,你喝醉了,迷迷糊糊地说什么司令……”

“嗯。”

“可是,你不是说想要当个警察,保护人民,保卫国家吗?我没想到……你还是走上了这条路…”

   宅博士揉了揉眉心,紧蹙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

   泽斯放下胳膊,将左手揣进衣服口袋里,右手摸了摸鼻子。

“谁年少时没有过孤独而浪漫的梦?而今长大,梦已走远。我们需面对的,始终是赤裸裸的现实。”

   泽斯轻笑了一下,望着宅博士的眼光柔和了许多。

“在这复杂的人心和浩瀚的擦肩中,我做过最开心的事就是遇见你。”

“真的……回不了头吗?”

“来不及了。”

   无歌无喜,无风无雨。

“结束吧。”

   泽斯从口袋里拿出枪抵在宅博士的额前,眼神里是迷离的笑意。

   几乎瞬间,房间里的所有狙击枪全部上膛。

   伽罗顺手将录音笔揣进了小心的裤兜,麻利地拿出手枪瞄准着目标。

   宅博士从腰带旁取出手枪,亦抵在泽斯的额前。

“是该结束了。”

   扳机被双双扣下。

   碰!碰!!碰碰碰——!!!一连串整装待发的子弹从枪口里刷刷蹿出。

   硝烟战火,刀光剑影。

   应声而下,一人倒地。

   来不及道一声再见,澄澈的赤色瞳孔里,是往昔与之一起喝酒,一起办案的无数历历在目的场景,像老电影一样从眼前略过,逐渐黯淡下去。

   嘴角上扬。

   泽斯缓缓倒在血泊之中,暗红的鲜血一股一股地从中弹的地方冒出来,像是没关上的水龙头,源源不断。

   数颗子弹深深地扎进那颗脆弱的心脏,几乎是一瞬间,生命就这样消失殆尽。

   或许,生命旨在这一刻,显得那么薄弱不堪。

   不管是作为ISS长官,还是作为灰心地下组织的司令,不论是何身份,博士的发小也好,一个阳光的大哥哥亦罢。

   名登鬼录,命染黄沙。

   他终究是死了。

   空气里很安静,让人有些窒息。

   宅博士静静地站在原地,安然如故。

   想要去接住泽斯的手臂半举着,生生滞留在原处,久久地望着泽斯紧紧握住的手枪。

   瞳孔略缩,悲不自胜。

   他的枪里,没有子弹。

   博士缓缓地单膝跪下,望着泽斯因失血过多苍白的脸庞呆愣着,有些痴傻,有些不知所措。

   他推搡了一下逐渐冰冷的尸体,手上沾满了他的鲜血。

“…醒醒。”

   轻轻抚上泽斯的脸庞,苍白混着血红,冰凉的泪水滴落。

“醒醒,求你了…醒醒……”

“醒醒啊……求你……”

   一遍又一遍地重复,不知疲倦,不知所终。

   博士弯下腰抵上泽斯的额头,哭得有些狼狈,有些不堪。

“…醒醒……”

   放下枪的伽罗望着眼前的悲欢离合,冲击着自己的视线。有些淡淡的悲伤,也有些不可思议,望向身边的小心,小心微微点了点头。

   刚刚望见泽斯平滑的额面,并没有丝毫中弹的痕迹。

   博士的安然无恙代表着,泽斯的手枪里没有子弹。

   诚然,他也并没有听到博士的手枪,上膛的声音。

   原来,如此。

   行迈靡靡,中心摇摇,如醉如噎。

   离离黍穗,迎着光,在风里恣意生长。

   这盘押上生命的赌局,他,赌赢了。

   恭贺。


《伽小计划》连载十六

前情提要:
十五,泽斯与宅博士的回忆杀(五年前)
十三,泽斯与伽罗的对峙
「链接放在评论」

十六

ISS办公室——

   天气有些反常,正值盛夏本当是阳气最盛的时候,可是天幕却像是淋了墨。

   泽斯挑了挑眉,望着伽罗细细打量,似乎是在观赏一件引起自己兴趣的物品,慢慢品酌。

   伽罗镇定自若,坦然对上那双具有穿透力的眼睛,脸上始终挂着官方式笑容,蓝色的眸子闪过丝丝明亮的神采。

   明白人看到的话,就会知道,此时的伽罗,已有十成的把握。

   就这样僵持了半晌,双方只是这样对视,虽无言语,却仍能让人晃眼见到刀光剑影。

   泽斯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继续说下去。”

   伽罗的眼神稍稍缓了下来,有些怠惰,也有些不羁。

“灰心地下组织总司令,一定不甘于一个ISS的小长官吧。”

“你知道的挺多。”

“这么说司令您是承认了。”

   伽罗的眼神异常锐利,泽斯反倒像是放松了,翘着二郎腿斜躺在沙发上。

“我早知道你的身份,我在组织看到过你。”

  “果不其然,在JX1街区发现我时,您的眼神一如往常。”伽罗玩弄着自己的一缕蓝发,在手指上打着圈,“那么,安排在那儿给ISS队长准备的电线,想必也是司令您的想法吧。”

   泽斯眼神微微勾弯,笑眯眯地回话道,“没错,你不介意吧?”

“您这就是说笑了,属下还是懂得分寸的。”

   伽罗的拳头紧了紧,依旧笑容满脸,略微谦卑地回话。

“那这样真是太棒了,你做的很好。”泽斯拿起茶杯,用嘴往里吹了吹气,飘零的几片茶叶在水面上浮动着。

   伽罗双手扣拢抵着下巴。

“司令您有珍视的人吗?”

“?”

   被突然这么一问有些愣住,一如那年。

   记忆如斯残破,不堪回首。

   猝不及防。

   拿着茶杯的手有些颤抖,滚烫的茶水在杯里剧烈的翻腾着,掀起一个个小波浪。

   泽斯略微疑惑地瞥了一眼伽罗,随即转头望向窗外,精致的窗景始终一成不变,却被久久地盯着,缥缈的思绪被拉扯到好远好远。

   酒乱情迷的那个夜晚,微光荡漾的那个小酒馆。

   你有珍视的人吗?

   泽斯似乎明白了什么,眼神覆盖上一层复杂得说不清的情感,从未见过泽斯如此的表情,与刚刚的从容淡定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捏着杯柄的力度重了重,随即轻轻地放在了桌上,似乎放下了很沉重的东西一样。泽斯徐徐地睁开双眼,灯光直射下来,有些反光,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或许有吧。”

   伽罗察觉到泽斯的不对劲,知趣地跳开这个话题。

“那司令接下来的计划是逐渐取代国防部的重要部门吗?”

“对。”

“是准备完全叛变了吗?”

“没错,早就开始了。”

“多久?”

“五年前。”

   顺利。

   太顺利了,顺利得让伽罗有些不可思议,他原以为会是长篇大论的工作。

   似乎这些是早就准备好的答案,想要孤注一掷全盘托出。

   他在赌什么?

   并没有过多的思考,伽罗瞅了一眼墙上的钟,暗暗盘算着时间,随即低头轻笑,继续说道。

“不过司令您千算万算,却没算到那位大人吧?”

   啪——随着一声清脆的响指声,紧闭的大门似乎是接到了暗号,碰的一声被人大力踢开,一群全副武装的武警冲了进来快速将现场进行包围,黑洞洞的枪口对着沙发上的那个人。

   本来宽敞的房间一下子被挤满了人,桌上的茶杯被打翻,冒着白腾腾的热气,危险的信息素弥漫着整个房间。

   拥挤的门口被让出了一条道,陆续走进来几个人。

   泽斯从沙发上起身站了起来,像是迎客一般对走在最前面的头领颔首微笑,没有丝毫惊讶,不疾不徐地开口道。

“终于又见面了,我的老朋友,宅博士。”

《伽小计划》番外『我爱你,听见了吗』

稍微声明一下下,伽小计划的番外与正文毫无关系,一丢丢毛毛的关系都没有ヽ( ̄ω ̄( ̄ω ̄〃)ゝ
注意,这是一把真刀子,请选择性食用

番外『我爱你,听见了吗』

   最近事少,风平浪静。

   ISS少有的清闲。

   虽然执行任务少了很多,但是大量的文字总结工作却让人头疼。

   伽罗烦躁地揉了揉头,蓝色头发显得略微凌乱。

   电脑上十分之三的完成记录的小窗不停地跳动着,伽罗不耐烦地点击叉掉,该死……

   突然,肩上传来一阵温柔的触感,一抬头,对上那人的微笑。

“静心。”那人这样说道。

   伽罗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也没有细想,一头靠在小心的腹部前,垂头丧气。

“啊这些工作真的要整死人。”

“我陪你吧,慢慢做。”

   伽罗抬眼对上小心的紫红色眼瞳,蓝色的眸子微弯。

“嗯。”

   小窗再次不停地跳动着,这时的伽罗并没有烦心,反而欣赏般地看着窗口上十分之十的完成记录,在座椅上伸了个懒腰。

“小心我终于完成了!”

   伽罗一脸兴奋地转头,带点邀功的语气说道。

   风吹开了没关紧的窗户,窗帘如同舞女的裙裾摆动着。

   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哪里还有小心的身影。

   自始至终,伽罗他只是一个人而已。

   一个人接受了如山的文字工作,一个人完成了艰巨的任务。

   啊…我就说哪儿不对劲呢。

   眼光黯淡。

   拖着疲惫的身躯,伽罗来到了满是草地的地方。

   他蹲坐了下来,畅谈着大小杂事。

“小心,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呢,那些工作真的麻烦。”

“小心,今天宅博士他们挺忙的,一天都没个影子。”

“小心,中饭的牛排太难吃了,不是我夸张,那手艺还真不如咱的。”

“还有啊小心,阿卡斯最近和杀手猫公布了恋情,这狗粮吃的我猝不及防哈哈。”

   ……

“小心……”

“…小心,你怎么不说话啊……”

   伽罗呆愣地望着眼前黑色的墓碑,灰白色的照片镶嵌在中央,蓝色的眸子被覆上了一层说不清的薄雾。

   终于,眼泪决堤。

   哭荒了一片山原,哭碎了一方思念。

   伽罗头靠着墓碑,眼泪顺着面颊滑落下来。

   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啊…听见啦……”

   那年,小心被查出了胃癌晚期。

   大量的放疗化疗使他的听力下降得厉害。

   不过没关系,会好起来的,伽罗是这么说的,在小心的听力还不错的时候。

   阴冷的重症监护室,冰得透彻的医疗设备。

   以及,心率血压检测仪发出的令人绝望的滴滴声。

   小心不是傻子,他了解自己被瞒得好好的病情。

   即使小心听不到医生和伽罗在谈些什么,但是基本的判断力并没有丧失。

   他没有多少时间了。

“伽罗。”

   无声。

   小心并不怕死,多少次执行任务总是与死神面对面擦肩而过,小心从未惧怕过。

   只是这次。

   这次不一样,任务,还没有完成。

   最近伽罗总是很忙,小心不知道他在忙什么。

   或许是忙着恢复自己的听力?忙着奔波于自己的病情?忙着ISS那边的一切大小事宜?

   无从考究。

   小心很想叫住忙碌的伽罗,叫他不要担心,顺便完成自己的任务。

   小心一直这么想着。

   直到有一天,伽罗终于停了下来,安静地单膝跪在自己床边,拉着自己的手。

   小心很开心地笑了,自然,他听不见身边那渐渐减缓的滴滴声。

   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小心把手上的针管拔了出来,取下氧气面罩。

   他就这样看着伽罗。

   无需言语,伽罗双手撑着床将耳朵凑到小心嘴边。

   只言片语,声音早已失去了润色。

“我……爱…你,听……见了吗……”

   任务,完成了。

   耳边最后一次滴滴声响起,随即是一声长鸣。

   伽罗没有任何言语,嘴角上扬,微笑着照着那冰冷的小嘴轻轻一吻。

   那日后,伽罗如往常一样,放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日子照常进行,任务照样完成。

   看来宅博士他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后来,伽罗养了一只小猫,还有金鱼。

   每日清晨,至傍晚,始终与它们为伴。

   闲暇无聊时,总是任由小猫趴在自己膝上打盹,一边又轻轻往鱼缸里扔饲料。

   传说,猫的第十次是死亡,鱼的第八秒是忘记。

   扔饲料的动作顿了一顿。

   我的第几次失望才是不爱你。

   伽罗放下饲料包,疲倦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他明明微笑着,眼前却氤氲了。

   算了,了解一个人,爱上一个人,太累了。

   小心,你知道的,我很懒的。

   午后的阳光刚好落在窗台上的相册框上。

   相片上,是一个蓝发少年抱着紫衣少年开心的笑容。

   伽罗早已干涸的眼眶渐渐充盈,低头靠着墙,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总会有那么一个人,每当想起,心就会轻轻地疼,无法停止。

   余生,还是让我一直伴你身边或者说,等你一直吧。

   伽罗将怀里早已熟睡的小猫轻轻放回它的小窝,揉了揉自己发红的眼睛。

   嘴角轻颤,始终固执地上扬着。

   我瞒着所有人继续爱你。

   小心。

   我爱你,你听见了吗?